站内搜索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电话:0794-8421882,8421620

传真:0794-8422709

网址:www.yin-tao.com

邮编:344100

地址: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才都工业园银涛大道3号

正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中医资源云共享,诊疗服务新升级
更新日期:2018.05.07  来源:  浏览次数:46次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插上互联网“翅膀”的中医药迎来发展新契机——
中医资源云共享,诊疗服务新升级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用仪器把脉读取健康数据,在医院APP里下单等待煎好的中药上门,部分常见病、慢性病患者不用再去医院排队,在网上就能复诊并开具处方……古老的中医智慧与现代互联网思维,正逐步相融。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勾勒出“互联网+中医药”的发展蓝图。越来越多的中医医疗机构,也在用变革描绘着中医药行业未来的模样。
 
      搭上智能车 效率飞起来
 
      一部手机完成挂号、就诊、缴费,机器自动选择采血试管、自动粘贴条码并传输……2017年,全国已有4100余家医院可为患者提供信息查询和推送服务,近3000家医疗机构可提供移动支付结算。
 
      今年3月15日,湖北省中医院移动智慧医院平台功能升级上线,患者用手机关注该院微信服务号或者支付宝生活号,即可在线实现“预约挂号”“门诊缴费”“报告查看”“住院缴费”等多种就医服务。
 
      湖北省中医院院长涂远超认为,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优化了医疗服务流程、提高了整体服务效能、改善了群众就医体验,切实解决了群众“看病烦”与“就医繁”问题。
 
      江苏省中医院网络医院上线后,每天有三分之一的门诊患者通过互联网挂号就诊,实现了挂号缴费不排队、分时就诊不等候。
 
      江苏省中医院门诊部负责人束雅春介绍,病人可按预约就诊时间到达医院后直接到诊室候诊,无须去收费处缴费,只要手机扫描打印单上的二维码就可以支付诊疗费用。
 
      在药事服务方面,《意见》提出, 推广“智慧中药房”,提高中药饮片、成方制剂等药事服务水平。全国很多中医医疗机构,已经开始将智慧中药房投入使用。
 
      没有传统药柜,也没有手抓戥称,在湖南省醴陵市中医院中药房能看到两排放满白色特制药瓶的药柜和电脑设备。该院中药房配备了调配主机和储药柜,2个药柜上整齐地摆放着300多个白色储药罐,药罐底部贴有专属的条码,标注着中药名。药剂师只需根据医生开出的电子处方取用,大大节省了患者取药的时间。
 
      在广东、浙江、湖北等地,无论是省级中医院还是基层中医院,传统药房纷纷“转身”,走入智能时代。对当地的老百姓来说,智慧中药房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便捷高效的中药服务,令他们感到很贴心。
 
      资源沉下去 数据活起来
 
      互联网能看病吗?在中国首个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诞生两年多之后,互联网医院终于等到了“风起”时刻,《意见》明确规定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
 
      未来,互联网不仅可以预约挂号、候诊、缴费、查阅报告,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也可以在线上进行,并允许在线开具处方,逐步实现患者在家复诊。
 
      对此,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陈新宇特别提醒,初诊不能在线上展开,比如中医的望闻问切,需要当面了解病人体征。对于复诊来说,也不是所有的疾病都适合在线上进行,经过国内外实践证明的部分比较稳定的常见病和慢性病,比如糖尿病的稳定期,就可以在线上复诊。
 
      陈新宇认为,互联网医院是真正改善医疗服务的新业态,在优化医疗资源配置、提升医疗服务效率、改善疾病诊治效果,尤其是解决边远地区看名医难题等问题方面,有着突破性创新。
 
      互联网将全国连成了一张网,优质的中医药资源也得以在这张网上输送到千家万户。
 
      湖北省中医院利用信息管理和湖北中医联盟网络,搭建起大数据平台,通过省级数据中心,实现对基层中医院进行远程诊疗服务。
 
      涂远超介绍,通过互联网,不仅可以对地市州中医院患者的情况进行实时采集、指导、会诊,还可以对患者的疗效进行观察和评价,从而使得湖北省中医诊疗水平共同成长、共同提高。
 
      除了利用互联网将优质的中医资源带到基层,陈新宇说,中医辨证论治智能辅助系统的开发,也是未来行业发展的趋势。《意见》提出,支持中医辨证论治智能辅助系统应用,提升基层中医诊疗服务能力。
 
      陈新宇表示,互联网解决了中医在传承、推广应用上的难题,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将知名老中医的诊疗思想、辨证逻辑和处方经验进行整合,形成在线的辅助学习和辅助诊疗系统,使更多普通医师能够了解名老中医的思维过程,帮助普通医生提升诊疗能力。在使患者受益的同时,也可以帮助中医的传承及推广应用。
 
      除了临床方面的应用,随着诊断的病例数增加产生的大量临床数据,也能为中医理论研究提供基础。“比如通过客观采集诊断数据,实现名老中医医案舌脉信息可视化记录,智能挖掘名老中医诊疗规律及核心方等,都是未来可以做的尝试。”陈新宇说。
 
      监管不能松 拧紧“安全阀”
 
      “隔着屏”的求医问药如何保证安全呢?不少老百姓有所疑问。
 
      “互联网+医疗健康”作为新生事物,在深刻变革中医药服务模式和患者就医行为的同时,也面临前所未有的监管挑战。
 
      《意见》指出,出台规范互联网诊疗行为的管理办法,明确监管底线,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确保医疗健康服务质量和安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平台等第三方机构应当确保提供服务人员的资质符合有关规定要求,并对所提供的服务承担责任。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讲师李润生认为,要拧紧监管的安全阀,逐步制定和完善互联网诊疗中相关软硬件设施的具体标准并强化监管,比如互联网诊疗的网络带宽标准、音视频接入技术及清晰度标准等。
 
      “医疗行业具有特殊性、复杂性、不容错性。”李润生说,互联网不应成为监管的“法外之地”。今后还应继续加强全流程管理,并完善远程医疗技术标准、规则等。
 
      据了解,我国正在研究出台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等配套文件,以对“互联网医院”进行界定,明确互联网医院登记注册流程等。
 
      随着海量数据的互通共享,患者面临比传统医疗模式下更大的医疗健康信息泄露和滥用风险。怎样才能不让患者的隐私“裸奔”?
 
      《意见》指出,研究制定健康医疗大数据确权、开放、流通、交易和产权保护的法规。严格管理患者信息、用户资料、基因数据等,对非法买卖、泄露信息行为依法依规予以惩处。
 
      对此,李润生认为,应强化对在线知情同意程序的监管,确保诊疗时医务人员履行该程序,充分告知患者病情及建议医疗措施的风险,保障患者的选择权。
 
      对于互联网中医服务中不合法不合规的行为,“卫生行政部门和网信行政部门应加强联合执法,严肃处理。”李润生说。
 
      谈到中医与互联网的关系,涂远超说:“互联网只是一种工具,工具的最终用途,是由使用工具的人来决定的。只有拥有中医思维,才能让互联网真正为中医发展服务。”